按照杨庆和李自成的约定李自成负责攻城护国讨

小编:阻挡八万清军的确很难。 杨庆号称万人敌,但又不是说真得能打过一万人,真要是不计生死地拼命的话,估计百多人差不多就可以堆死他了。 这一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更何况绝世

  阻挡八万清军的确很难。
 
    杨庆号称万人敌,但又不是说真得能打过一万人,真要是不计生死地拼命的话,估计百多人差不多就可以堆死他了。
 
    这一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更何况绝世猛将的价值在这样一个开始向热兵器过度的时代已经严重褪色,换上项羽吕布关张之流又能如何?一个拿着火绳枪的普通士兵就能秒杀之,上次他穿了三重重铠外罩泡钉棉甲,全身盔甲加起来重量都超过一百斤了,换上普通人根本跑不动了,一门破弗朗机都逼得他赶紧卧倒,这还幸亏对面鸟铳全是粗制滥造的货色,换一水的褐贝斯估计他还是得被打成筛子。
 
    但玩特种作战就不一样了。
 
    一个爬十几米高城墙如履平地月黑风高杀人悄无声息,精通各种武器的使用,熟练掌握各种杀人技巧,五十米外拿弓箭都能射出步枪的命中率,晚上不用夜视仪,听觉嗅觉全面强化的家伙……
 
    那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比如说搞搞敌后爆破,去把三岔河浮桥炸掉什么的,这座浮桥至关重要,没有它多尔衮的大军很难顺利渡过辽河,就那些小渡船可没法把整整八万大军在短时间內运送过河,虽然多尔衮还可以修好,但一座近一里路长的浮桥,想要修好可是个大工程。
 
    有时候战争的胜利其实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区别。
 
    当然,对黄蜚来说这很夸张。
 
    毕竟三岔河可以说是清军重点防御的,那里旁边就是牛庄,浮桥两边都有城堡,当年三岔河大战是辽东战场上的决战,明军在三岔河防线的失守最终导致了西平堡的陷落。而西平堡的陷落又导致了广宁的沦陷,从此后金实质上掌握了东北的控制权,明军只能退到宁锦一带苦苦支撑,一支小分队跑到这样的军事要塞级别地方,在无数敌人的眼皮底下,把他们主要保护的浮桥炸掉,这简直就是……
 
    简直就是作死啊!
 
    “如何行动无需你管,你只要让人把我送过去就行!”
 
    杨庆自信满满地说道。
 
    就在这时候,一名军官一脸惊慌地跑过来,无视那些喝酒的同僚召呼声,直接跑到他俩面前,甚至还差点撞倒了一个端着一盘子大螃蟹的士兵。
 
    “慌什么,难道建奴打来了?”
 
    黄蜚喝道。
 
    然后那军官很肯定得点了点头。
 
    “呃?!”
 
    黄蜚傻眼了。
 
    建奴真得打来了。
 
    山海关东北,唐通正一脸悲愤地看着自己那些又一次赶了鸭子的部下,尽管这样的情景他其实已经很熟悉了。
 
    “阿济格,是阿济格!”
 
    他拿着一个单筒望远镜,看着汹涌而来的骑兵洪流中,一个身穿白色盔甲的将领说道。
 
    后者头顶上一面白色镶红边的旗帜猎猎。
 
    和清军打了多年仗的他,当然不会不认识这个人是谁,去年秋天这个人还带着清军一直打到了山海关外,吓得吴三桂在宁远闭门不出,只不过因为宁远卡在中间,最后在耀武扬威一番之后他把关外洗劫一空,赶着被俘的百姓再一次耀武扬威地从宁远城头吴三桂的畏惧目光中返回。
 
    阿济格。
 
    多尔衮的亲哥哥,咱大清的多罗武英郡王阿济格。
 
    “援军来了!”
 
    突然间他身旁亲兵喊道。
 
    唐通愕然转头。
 
    老龙头方向无数骑兵的洪流同样汹涌而来。
 
    他手中的望远镜立刻转了过去,紧接着李来亨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中,而在李来亨身旁是一个年轻男子,手持一面大旗几乎并马狂奔,红色大旗上赫然是护国讨逆四个大字。
 
    “幸好老龙头在咱们手中。”
 
    他抹了把冷汗说道。
 
    的确,老龙头在护国讨逆军的手中,李自成的援军就不需要绕行超过六七十里出九门口到关前了,他们直接向东在老龙头出南海口关,就可以越过长城的阻隔增援关前,距离只有前者的四分之一,而且前者主要是山路,这是真正的通衢大道,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这时候唐通就只能跑路了。
 
    而此时杨庆也在为此而擦一把冷汗。
 
    清军的到达太快,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今天才刚刚是四月初十,原本历史上昨天多尔衮率领大军出沈阳,但不是南下锦州而是西去阜新转朝阳穿过热河山区出喜峰口,看能不能在李自成和崇祯的战争中捞一笔。然后四月十五在阜新的翁后遇上吴三桂的使者,这才转而南下,用五天时间到达山海关,就这最后还是一昼夜急行军两百里才赶到的,在这之前李自成中了吴三桂的缓兵计,在路上耽误了三天,这三天是李自成失败的重要原因。
 
    这一次虽然多尔衮得到吴三桂的求援信会更早一些,但出兵的时间应该不会改变。
 
    他得集结军队。
 
    既然原本历史上他直到初九才出兵,那么这一次也不会更早,这一点是没法快的,八万清军从辽东各地集结起来花费的时间基本固定,这个是很难的,不会提前的,所以杨庆才要急着去三岔河炸掉浮桥,明天启程后天战船就能把他和部下送到梁房口。
 
    说不定可以抢在多尔衮前面。
 
    毕竟从沈阳到三岔河正常也是三天的行军路程。
 
    但这支清军……
 
    “这不可能是建奴主力,这是提前出发,赶来帮吴三桂守城的。”
 
    杨庆灵机乍现般喊道。
 
    这样就合理了,多尔衮在接到信之后,立刻调一支已经集结起来的清军全速赶来帮吴三桂并稳定其信心。
 
    “这是你们的职责!”
 
    李来亨在狂奔的战马上喊道。
 
    按照杨庆和李自成的约定,李自成负责攻城,护国讨逆军负责阻清军,但很显然李自成也没真指望黄蜚那两万大军,不过该表示不满还是要表示的。
 
    “什么你们的我们的,都是咱们大家的!”
 
    杨庆义正言辞地说。
 
    “那你们也不能就派你一个人来!”
 
    李来亨鄙视道。
 
    好吧,护国讨逆军出动的就杨庆一个人,黄蜚手下全都是些水师纯步兵,杨庆的锦衣卫这时候也就是一群民兵,这样的情况连杨庆也知道让他们截击这支清军还不够添乱,反正他一个人扛着大旗出来也就算护国讨逆军出兵了,至于黄蜚主要任务是守卫老龙头,别让清军跑过去惊扰了懿安皇后。但对于李来亨来说这简直是对他智商的侮辱,他带着三千顺军最精锐骑兵,而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友军居然是一个人,然后这一个人还代表了两万大军,你们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啊!
 
    “你确定这东西能打仗?”
 
    他看着杨庆另一只手中的武器颇有些无语地说道。
 
    “呃,我用什么都行。”
 
    杨庆诚恳地说。
 
    紧接着他催马冲上旁边一处土丘,然后将他手中那面护国讨逆的大旗插在最高处,李来亨和他的骑兵迅速在土丘两旁掠过,插完旗的杨庆将手中一柄造型夸张的方天画戟在头顶挥舞一圈……
 

当前网址:http://denmaet.com/a/miaosusaichejihuashujuquantiandenglu/20180727/17.html

 
你可能喜欢的: